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
主題: 宗薩欽哲仁波切:為什么你會感覺到孤獨?

  • 小雨
樓主回復
頭像裝飾卡
網站版主實名認證會員
  • 閱讀:8800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6/21 8:44:06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招遠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般若波羅蜜多經》中,有一位菩薩在拜見佛陀時,向佛抱怨說:“我感到非常悲傷,我對這毫無意義的生活和這所有的一切都感到悲傷不已,幾乎是痛苦的。”

然后佛說:“這是一種圣財。你有如此多的福德,才會對這些感到悲傷。”

01

為什么我們常感到孤獨?

生命本身是圓滿的,是自立并具足一切的,不需要任何外在的依賴。

但無明帶來的貪心,卻不斷慫恿我們尋找外在的依賴。不幸的是,任何外在事物都是不可靠的,是無法永久依賴的。所以,我們在尋找的過程中,內心始終沒有安全感。

我們的身體、家庭和事業,哪一樣是永恒不變的?我們每天都可以觀察到無常,但無常并未使我們警醒。相反,無常往往使我們更加執著。似乎執著就能抵擋無常到來,并使我們執著的對象變得堅不可摧。

我們的貪著,正是在不斷生起貪心的過程逐漸壯大的。并在最終,使我們自己成為貪心的受害者。貪著之心帶來的危害,與貪著程度是成正比的。

在金融風波中,很多人都會受到傷害,但程度卻各不相同:有些人自尋短見了,有些人精神失常了,也有些人失落一陣就痊愈了。貪著越深,環境變化所帶來的傷害就越大反之,環境變化就不會構成太大的破壞力。就像爬上一個注定要坍塌的高樓,爬得越高,摔得自然就越重。

我們也在不斷培養我執,每做一件事,無不介入自我。其實,一件事從開始到完成,只是緣起的過程。我們執著其中有“我”,完成是出于錯覺和不良習慣。

什么是“我”?我們自身的存在,只是一個妄想。色身能代表“我”嗎?身體發膚受之父母。當識前去投胎時,我們將父母的那一點遺傳物質當作是“我”,由此開始上演“我”的一生。如果這就是“我”,那么,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又是什么?

緣起的世間,沒有我,也沒有我所。生命的延續,只是緣起的相續。我們的色身,就像我們所擁有的一個器皿。器皿是不是“我的”?只有當我們認為那是“我的”,它才被貼上了“我的”這個標簽。

不然,和“我”有什么關系?但自從我們將執著投射其上,將之視為“我的”,它的變化就會影響我們。當它敗壞時,我們就會因此難過、惋惜。

我們對色身也是如此,只是這種執著更深入、更持久,已經和色身合二為一,不可分離。從投胎的剎那起,我們的執著就開始了。事實上,早在投胎之前,我們已執著了生生世世。在我們的意識活動中,我們不斷從“我”出發,不斷介入“我”,不斷鞏固“我”。

成功時,會認為是“我”成功了失敗時,會認為是“我”失敗了。如果不介入“我”的成分,只是盡心盡力去做,成與敗,就不會對我們構成什么傷害。因為事業成敗也是緣起的,明白了這一點,我們就能在“因上努力,果上隨緣”,而不至為執著所累。

我執使我們處處張揚自我,可是自我又是什么?世上并沒有自我這個東西。但我執所形成的自我中心,卻將我們和他人對立起來。有了強烈的自我觀念之后,我們當下就和整個世界成為對立的雙方。

我代表著一方,而整個世界代表著另一方。現代人常常感到孤獨,當你的世界只裝著你一個人,當然會感到孤獨。如果你和整個世界、和所有眾生是一體的,就不會懂得孤獨為何物。

02

我們應該投資孤獨

為什么人們總是感到孤獨?

是因為沒有安全感嗎?

還有:為什么我們不能獨自生活?

如果我們能夠獨自過活,那會很好,這正是瑜伽士所擅長的,也是為什么他們能從各種包袱中解脫的原因。

對我而言,孤獨實際上是一種哲學問題。根據佛教,孤獨是根源于我之前談到的不安全感。

而當我說不安全感時,盡管我們說“我”、“我是大衛”、“我是這、我是那”,即使我們擁有一個名字、一個職位、一份工作、丈夫、妻子、學位、公寓、汽車、頂樓公寓,但總有一種持續的不安全感,因為我們不能百分百地證明自己存在著。

纏繞皮膚、割腕、獲得學位、結婚等等,我們做這一切都只是為了暫時給自己某些存在感,而這不安全感其實可以顯現為孤獨。我之前說過,我看到的花,你永遠看不到,所以我們無法分享真正的花,我們只能假裝我們在分享,而這是非常孤獨的。

我永遠不能和你分享我正經歷的,這真的是非常孤獨。我所經歷的,只有我能經歷。

但若你是佛教徒,孤獨是智慧的曙光,你應該對這種孤獨做投資。

如果你感到孤獨,你是對這個輪回生活感到不對勁,你能感到它行不通,你會有一種一切都有點過度承諾的感覺,你能有這個感覺。

這種不對勁的感覺、不屬于這個輪回生活的感受,實際上是一個修行者應該投資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心理因素。

當我們小時候,我們的價值觀全都集中在去海灘筑沙堡,我們對此非常興奮,我們就是熱愛那個沙堡。一段時間過后,當我們十幾歲時,沙堡這個把戲不再有用,變成了快車和電動游戲。

人到中年時,那些也不奏效了,變成工作、職位、同事、婚姻等等。當你到九十歲左右時,那些游戲也行不通了。當你九十歲左右時,我想你會開始看重那些你之前忽視的東西,象是鹽罐、桌布等等,你的玩具變了。而我們有些人能夠在幾個月內快轉這一切。

你有點明白這毫無意義,而那種怪怪的感覺確實令人孤獨。對修行人而言,那種孤獨非常重要。

《般若波羅蜜多經》中,有一位菩薩在拜見佛陀時,向佛抱怨說:“我感到非常悲傷,我對這毫無意義的生活和這所有的一切都感到悲傷不已,幾乎是痛苦的。”

然后佛說:“這是一種圣財。你有如此多的福德,才會對這些感到悲傷。”

如果沒有那種福德,你就會因為生活中這一切小玩意兒及種種事物而分心散亂,等到你真正開始想:“等一下,發生了什么?這九十五年啊!”那就為時已晚了。所以對修行人來說,這很重要。

03

最大的福德就是能維持獨處

修行的場所在哪里都無妨,所以試著不要過分挑剔。

否則,你會為了安排正確的修行條件,而把所有的時間與精力都花在枝微末節上,卻沒有時間修持。

龍欽巴曾說,在山頂上,我們的心自然而然會較為清晰,因此較容易平息心理上的昏沉。

所以,如果你有機會在山上修行,而且接受過觀想、「止觀」的教授,那么就應該做這些修持。

他還說,在巖石崎嶇的地方思惟無常是有益的,因為它能幫助我們在心中生起對「輪回是苦」的悲傷感。

因此,巖洞是修持「止」、「觀」的好地方。安坐在流水邊上,能夠對激發出離心與厭離輪回的修持,培養出迫切感;在墓地修行,則會非常迅速地帶來許多加持與大成就。

因此,如果你很容易就能在巖洞、河邊或墓地修行的話,那一定要遵從龍欽巴的建議,但若無法做到,也不必花費太多時間去嘗試。

佛法修持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是全然的孤立,因為當我們獨處時,受到散亂的影響就會較少,因而能創造出完美的條件,讓悲傷感在心中增長。

「悲傷」是一片活土,對于那些知道如何善用它的人,無須費力就能從其中涌現各種善念。

吉美·林巴形容「悲傷」是最無價的圣財,而且在佛經中,佛陀也贊嘆「悲傷」是引導一切善德能接踵而來的開拓者。

只有在孤獨中,我們才能看到輪回的過患與涅盤的利益。

隨著悲傷,我們自然會生起信心與虔敬心。培養出這兩者之后,「止」和「觀」的修持就無須太費力。修「止」能讓心變得柔順、可塑;有了一顆柔軟的心,「觀」就相對地容易達成。

一如佛陀在教授戒律時對僧眾所做的開示;戒律能幫助我們保持于「定」,習慣于「定」能延長我們清明的時間,而清明與智慧兩者無異。

證得智慧,我們就不會再被貪、瞋、癡所困,而能如實地感知一切現象。

但在這年頭,光是想找時間全然獨處都極有問題,特別是對那些有家室的人而言;也因此,要安排一個「理想的修行場所」更是無法想象的奢侈品。

所以就單純一點,讓自己每天盡量有一、兩個小時完全獨處。如同吉美·林巴所說,最大的福德就是能維持獨處,而且除了修持佛法之外,什么也不做;供養整個世界與其中的一切,也積聚不了足夠的福務來擁有獨處修行的機會。

他還說,只有在孤獨中,我們才能看到輪回的過患與涅盤的利益。因此,我們要從心底祈禱,愿自己有一天能遇上如此的機會。

另外一個維持獨處很好的理由是,要遇見沒有偏見、能尊崇佛法而不心懷嫉妒的人,是非常稀少的。

如果我們還是很難創造獨自生活的機會與助緣的話,至少試著讓自己的心遠離迷惑。

如同康楚仁波切所說,在所有獨處的經驗中,將心與迷惑分離是最殊勝的閉關、最殊勝的孤獨、最殊勝的僻靜處所。

因此,當你置身于人群,例如一聲聚會或足球賽時,試著做做看,讓自己有一小段時間不融入于身邊正在發生的事情之中。

修持不是要讓你「自我感覺良好」,

那只是滿足了你世俗的自信心;

修持不是要讓你活得開心快樂,

那只是曇花一現的幻覺。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""
水果传奇注册